當前位置: 分集劇情網 > 內地劇情介紹 > 上鎖的房間電視劇

上鎖的房間第1集分集劇情介紹

  秦左漫坐飛機偶遇木夏共同破案 木教授受聘成為密室殺人案顧問

  一架正在高空飛行的飛機上,人們正在享受著悠閑適意的飛行時光,原本平穩的機身,突然出現了間歇的劇烈晃動,廣播里傳來空姐甜美的聲音,稱這是因為飛機遇到了氣流引起的,提醒大家不要走動,趕快回到自己的座位。

  恰在這時,一位老人的哮喘病發作了,坐在他旁邊的是一位女刑偵隊員,叫做秦左漫,她安撫了老人,便立刻趕去通知乘務人員。但見兩位空姐正在神情焦急地打著電話,似乎很不想讓她在場,副機長則在試圖打開駕駛艙門,卻似乎遇到了什么困難。秦左漫簡略地將情況說明,請他們派人帶著醫藥箱去看顧老人,自己則出示了證件,詢問飛機到底出現了什么狀況。

  副機長只得如實相告,原來,飛機進入了雷暴區域,遭遇強風切片,如果不能盡快脫離,機體結構將被破壞造成事故,而他因故離開駕駛艙后,卻因為艙門的電子系統出現了故障,密碼失效,無法再進入駕駛艙,機長也在此時聯系不上。

  他們聯系的安全專家很快就到了,他手腳麻利地打開自己的手提電腦,試圖輸入密碼解鎖,但六位數的密碼,由0到9中隨機的六位數字組成,也就是按照十的六次方排列,至少有一百萬種排列方式,想要破解密碼,也不是一件容易事。

  這時,飛機上一位外表酷帥高冷的男子瞥了一眼坐在自己旁邊的乘客人,突然開口,要求用他的琴弦,對方愕然,男子卻看也不看他,冷靜地說出了自己的判斷:他沒有留手指甲,左手手指上有老繭,按照繭的形狀來看,他應該是個小提琴手。對方被這細致入微的觀察和精準的分析能力折服了,沒有多問,便依言將琴弦交給了他。

  高冷男子道了謝,拿著琴弦去了乘務室,途中又從一個孩子手中拿過一包零食,撕下了外包裝上面的一小塊商標貼紙,此舉引起了孩子母親的不滿,男子卻并未多做解釋。

  當男子進入乘務室時,安全專家正準備試著輸入密碼,他出聲阻止,提醒對方不想墜機的話就不要輸入密碼,但在場的人顯然都沒有將這話放在心上,根本沒有理會他。此時,飛機又出現了劇烈的晃動,安全專家心急之下,加快了操作,但密碼剛一輸入,安全門便發出了咔嗒一聲輕響秦左漫不明所以,男子冷靜地解釋道:剛剛電腦鎖是處于斷電狀態,插上電腦以后,幫它通上了電,副機長也忽然想起,為了航空安全,電子鎖在通電狀態下,超控機構就會起作用,里面的機械鎖就會自動落鎖,也就是說,剛剛他們的操作,將門從里面鎖上了。

  秦左漫聞言連忙詢問,還有沒有其它辦法可以將門打開,副機長沉默了,那名酷帥男子卻上前一步,從秦左漫耳后取下了一只黑色的鐵質小發卡,將手中的琴弦用商標紙卷在了發卡上,插入了鎖孔。 副機長有些不滿地表示,這扇門連AK47都打不開,怎么可能用一根小小的發卡打開,男子并未受他的影響,閉上眼睛小心翼翼地緩緩轉動發卡,很快,門便開了。男子將發卡還給了秦左漫秦左漫好奇地詢問他,怎們會知道這邊出了事,男子稱,飛機顛簸地那么厲害,安全帶指示燈卻沒有亮,很明顯,問題出現在駕駛艙里。

  秦左漫聞言,也不禁佩服他的觀察和分析能力,她還沒來得及說話,副機長便匆匆推開駕駛艙門,請她進去。秦左漫和酷帥男子一前一后進入了駕駛艙,發現機長倒在座位上,昏迷不醒,秦左漫用手摸了下他的頸動脈,發現人還活著。男子則用手絹墊著,端起了旁邊放著的一只紙杯聞了聞,他想起之前無意間看到,空姐小柳將一壺咖啡倒掉了,便提議秦左漫詢問小柳,并斷言,下手之人的目標并不是機長。

  秦左漫也對小柳起了疑心,因為先前在座位上時,她曾在隨手拿起的一份報紙上,見到了一張車禍現場的照片,上面的一男一女正是空姐小柳和英俊帥氣的副機長。她直言詢問小柳,在咖啡里放了什么,小柳也不隱瞞,表示并沒有放別的東西,只是高濃度的咖啡因。

  咖啡因含量是普通咖啡的八十倍,達到致死量的一半,但凡臟器弱的人,稍不留神就會有性命之危,刑偵經驗豐富的秦左漫自然是知道的,結合小柳所說的話和之前自己看到的新聞,秦左漫推斷,小柳的目標是副機長。小柳見秦左漫一語道破天機,當下便承認了,稱若不是副機長堅持中途下車,自己的男友也不會遭遇車禍,自己只是心懷怨恨,而那個電子鎖的事,自己卻并不知情。

  出了這么大的事,乘務人員已經聯系了地面人員,飛機落地之后,就會有警務人員來接手此案,秦左漫提醒,一定要讓警方好好研究下那個電子鎖,看看到底是意外,還是被人蓄意破壞。

  飛機在機場安全降落后,秦左漫拖著行李箱到處尋找那個酷帥男子,卻怎么也找不見,而此時,他已經坐上了來接他的出租車,他的名字,叫做木夏。

  回到警隊后,秦左漫發現被稱作譚大白話的譚佑,又在跟一幫新來的小警察吹噓自己的英勇神武,便毫不客氣地上前給了他一個下馬威,接著就被刑偵隊長沈斌給拉去練手了,一不留神,讓隊長給擺了一道,生生受了一拳,但這對于被全警隊稱作“左哥”的秦左漫來說,實在是小菜一碟。

  當晚,秦左漫受命,帶著譚佑和另外一個警察,去街邊蹲守一名犯罪嫌疑人。凌晨兩點鐘,當嫌疑人出現,秦左漫正要帶人抓捕時,街邊突然轉過另一個和嫌疑人穿同樣衣服的男子,秦左漫當機立斷,與隊友分別抓捕那兩個人。

  秦左漫跟蹤后來出現的男子,當他走到一輛汽車旁,準備撬鎖時,麻利地將其制服,結果發現竟然是白天在飛機上幫忙開鎖的木夏。木夏辯解稱,這車是自己租來的,因為鑰匙丟了,只能使用非常手段了,但因他拿不出租車合同,秦左漫不相信他的說辭,不由分說,將其銬上,交給匆匆趕來的譚佑,帶回了警隊。

  接著,秦左漫又去追捕嫌疑人,見他擺脫了刑警們的圍捕,打算跳墻逃跑,便扯過路邊一個景觀燈的罩頂,隨手扔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打中嫌疑人,將其打倒在地。

  這一幕被趕來的警督王大柱看到了,他又是一番說教,多虧沈斌解圍,秦左漫的耳朵才免遭荼毒。得知木夏已經將情況說明,租車合同也已找到,他的嫌疑解除,人已經被放了,而自己卻要因為這個烏龍事件寫報告,秦左漫不禁不服氣地鼓起了腮幫子。

  第二天,秦左漫和譚佑去那家被破壞了景觀燈的業主家中通報情況,正好在別墅外遇到了業主蔣建業的侄子蔣文,他表示自己最近幾天突然聯系不上叔叔了,所以過來看看。

  沒想到的是,這一趟又遇到了人命案,業主蔣建業在自己的家中死去,現場只有一封遺書,和死者的一組指紋,門窗完好,并沒有外侵痕跡,因此,譚佑基于現場勘查結果,初步判斷死者是自殺。但秦左漫卻不這么認為,死者目前仍身兼瑞馳銀行行長一職,雖然身患癌癥,但病情并沒有很嚴重,態度也并沒有很悲觀,反而積極治療,因此秦左漫不認為他會自殺。譚佑驚訝秦左漫竟然知道這么多信息,得知她與死者見過幾次面,也算認識,這才釋然。

  這時,一位剛由省廳調到刑偵隊的法醫科長尚微微大步流星趕來了現場,得知這枚大美女竟然是法醫科長,上前搭訕的譚佑大吃一驚。

  尚微微經過一番檢查,得出了死者已經死去56小時的結論,并稱根據尸斑判斷,死者死亡時是站著的。但秦左漫和譚佑發現現場時,死者明明是蹲坐在茶幾前的,而且,現場門窗除了死者身后的窗子,都是從里面反鎖的,那面窗子里還垂著白色的布簾,死者就坐在布簾前面,不可能有人從他身后的窗子離開,若說死者不是自殺,那么兇手是怎么離開的,就成了一道謎題。

  之后,法醫解剖結果表明,死者死于胰島素注射過量,而現場并沒有發現注射器。這是一起密室殺人案,刑偵隊并沒有接觸過這方面的案子,尚微微向沈隊長推薦了一位曾在英國留過學的刑偵學博士,他是政法大學刑事偵查專業最年輕的副教授,參與過很多省級刑偵學學科研究,專業很是過關,只是人不太好相處,沈隊長二話不說,就派秦左漫和譚佑去政法大學學習取經。

  來到政法大學后,秦左漫發現,那位傳說中的副教授竟然就是木夏。木夏果然不好相處,任憑譚佑使盡渾身解數,也沒說動他答應幫忙,回到隊里后,兩人被沈斌狠狠批了一頓,秦左漫收起傲氣,低聲下氣地百般懇求,木夏這才答應下來。

  簡單了解了案情后,木夏又以洽談業務為名,來到了瑞馳銀行,實地暗查,在大廳見到了瑞馳銀行大中華區負責人秦華后,他便找到了秦左漫,在聘請書上大筆一揮,簽下了自己的名字,正式加入了專案組。

  木夏帶著秦左漫和譚佑又勘察了一遍現場,聽到秦左漫說,案發前幾天,曾有一個孩子看到死者家有人站在窗前,木夏立刻想到了日本作家的推理小說《上鎖的房間》,而死者的書架上正好有這樣一本書,木夏當時并未多言,只是第二天買了這本書,快遞給了秦左漫。秦左漫看完之后,便明白,這是一起模仿殺人案,蔣建業死后,被人立在落地窗的白布前,身前用茶幾頂住,隨著時間推移,尸體自然滑落,造成了蹲坐著死去的假象。能夠為死者注射胰島素而不被反抗的,只有死者的家庭護士魏曉潔,而魏曉潔卻有不在場的證據,案發時,她請假回了老家,很多人都可以作證。

  木夏再次仔細分析了案情,認為死者身邊應該有一個身材瘦弱的人,只有他在移動尸體后,能從窄小的白布后面的縫隙鉆出窗子,秦左漫經過調查,得知秦建業有一個私生子,叫做范一鳴。

  又經過一番縝密偵查和嚴謹推斷,秦左漫基本還原了這起案件的起因和經過:在一周前,死者通過律師改動了遺囑,將范一鳴從繼承人中剔除了,而知道這件事的人,除了律師,就是死者的家庭護士魏曉潔了,魏曉潔與范一鳴交往甚密,她將此事通知了范一鳴,于是范一鳴授意魏曉潔,給死者注射了過量的胰島素,之后讓她回了老家,制造不在場的證據,而他自己則留下來布置現場,并寫下了遺書。

  秦左漫提審了范一鳴,將他和魏曉潔的一些親密相處的照片,以及他的講稿,和筆跡鑒定結果都放在了他面前,范一鳴在這些證據面前,不得不俯首認罪,這起案件成功過告破。

上鎖的房間第2集分集劇情介紹

  胡琳家中一氧化碳中毒 木夏抽絲剝繭找出真兇

  蔣建業案告破不過幾天后,刑偵隊又接到了一起密室殺人案,省公安廳于是派遣木夏,到局里擔任常年刑偵顧問,沈斌將他安排到了秦左漫所在的刑偵組。雖然秦左漫和譚佑對這尊不好相處的大神頗想避而遠之,但卻改變不了以后他們將長期共事的事實。

  此次這起案子的當事人名叫胡琳,二十六歲,是東源建筑集團的職員,所幸被搶救了回來,并未遇害。胡琳是獨居,社會關系比較簡單,經檢驗,她服用了安眠藥,而且家中的煤氣閥是打開的,室內一氧化碳濃度很高。譚佑推斷是兇手給她服下了安眠藥,然后打開了煤氣閥,想讓她在睡夢中死去,木夏卻推翻了他這種說法,稱胡琳體內的安眠藥成分剛剛起效,而現場的一氧化碳濃度卻已經很高了,根本不可能是在藥服藥之后才打開的煤氣閥。

  調取監控后,胡琳的前男友許志進入了警方的視線,而他在接受訊問時,堅稱自己在案發時有不在場證據,經過再三審問,許志不得已,說出了自己偷了胡琳的鉆石項鏈,當天在一處地下賭場豪賭的另一宗犯罪行為。

  在木夏的提示下,秦左漫和譚佑發覺,這串涉案的鉆石項鏈價值數十萬,根本不是區區一個小員工能買得起的,于是,他們立即走訪了東源建筑集團的總裁馮東。馮東表示,那串鉆石項鏈是自己買給太太的結婚紀念日禮物,為了到時候給她個驚喜,才讓胡琳保管的。

  雖然馮東的話天衣無縫,而且案發時他在公司開會,有不在場的證據,但木夏卻不相信他的話,秦左漫也發現,馮東在接受調查時,不斷轉動自己手上戴著的戒指,在心理學上,這是撒謊或極度緊張的表現。而經過對其他公司員工的詢問,警員們又得知了一條重要線索:胡琳最近預支了三個月的工資,說是給自己的父親借錢。

  回到警隊后,秦左漫讓人調查了胡國慶,發現他已經和胡琳的母親離婚,而此前他曾為全家人買了意外險,受益人都是他自己的名字。這樣的表現不得不讓人懷疑,于是秦左漫立刻傳訊了胡國慶,從他口中得知,胡琳已經給了他五十萬元現金,條件是讓他不要再打擾母女二人的生活,由此看來,胡國慶得到了錢,也沒有殺害胡琳的動機。此后,譚佑通過銀行轉賬記錄查到,馮東的太太楊雪三天前曾轉了五十萬給胡琳,于是兩人又登門拜訪了楊雪。

  楊雪是個精明的女人,她三言兩語將自己的嫌疑推脫得干干凈凈,一副很是無辜的樣子。這期間,楊雪的手機響起,但她卻沒有接聽,而是極快地給對方回了一條短信,秦左漫看出了楊雪有所隱瞞,當下也不揭穿,反而起身告辭。離開馮家后,秦左漫與木夏坐在車里遠遠監視著,不久,發現一個西裝革履的男子駕車來找楊雪,他們通過調查,得知此人是一名專門處理離婚糾紛的律師,于是到他的律師事務所進行調查,終于明白,原來楊雪找他,是為了咨詢離婚財產分割問題,和婚內出軌對于財產分割的影響,而她第一次來找這位吳律師,是在三個月前。

  三個月前,胡琳還沒有進入東源集團,譚佑不明白,楊雪是怎么知道馮東婚內出軌的,木夏和秦左漫幾乎異口同聲地說,這一切都是楊雪安排的,為的就是拿到馮東婚內出軌的證據,好在離婚時為自己爭取更大的財產分割比例。如此一來,在譚佑覺得,這起案件就更加撲朔迷離了,但秦左漫和冷靜的木夏教授卻又再次神同步地提出了一個嫌疑人——馮東,假如馮東知道胡琳是楊雪找來設計自己的,她一直在欺騙自己,那他就有充分的殺人動機。

  還沒等到譚佑接著往下問,木夏就從他和另一名刑偵隊員隨意的兩句閑聊中發現了問題的關鍵點,于是立刻動身,趕到了案發現場。此前,由于被受害人家中廚房里明顯嗆人的煤氣味誤導,大家一直認為,犯罪嫌疑人是讓胡琳服下安眠藥后,打開了煤氣閥,這才離開了現場,而受到啟發的木夏卻指出,房間內的煤氣閥即使被打開,濃度也不夠致命,除非煤氣是從另外的入口,被灌進了這個房間,這樣,兇手不但能夠掩人耳目,更能制造出完美的不在場證據。

  木夏打開胡琳家廚房的櫥柜,果然發現了端倪。木夏讓譚佑在樓下進行了試驗,將一個裝了硫醇添加劑的液化氣瓶埋在地下,打開閥門,將其上連接的軟管塞進了下水道里,這樣密度較小的一氧化碳,就會順著下水管道,從一樓傳輸到五樓。

  解開了這個謎題后,秦左漫便將馮東請到了胡琳家所在的小區三樓一位住戶家中,用類似于煤氣味的硫醇添加劑誘使馮東以為發生了煤氣泄漏,情急之下漏出了馬腳,當場揭穿了他的犯罪事實。馮東聽了木夏的分析,不禁心驚肉跳,但他依然強作鎮定,反擊木夏說,若是如此,整棟樓的住戶將都會中毒,木夏不慌不忙地表示,下水道的水槽下,有一個U型的存水彎,水槽里的廢水留下后,首先進入存水彎,而只要存水彎里有水,一氧化碳就無法進入住戶的水槽,搞建筑的馮東十分熟悉這一點,因此便將胡琳家的下水管道鋸開,放出了存水彎里的水,使得下水道里的一氧化碳氣體,可以進入胡琳的廚房中,這也是偵查員第一次出警時,在胡琳家櫥柜前發現一些粉末痕跡的原因,如果不是警方及時趕到,這將又是一起惡性的密室殺人案件。

  這一切推理都天衣無縫,但卻缺少關鍵一環的證據支撐,因此無法將馮東繩之以法,秦左漫苦苦研究案情資料,終于在一張案發時東源集團會議錄像的截圖照片中找到了突破口。在那張照片中,馮東一直戴在左手上的婚戒沒了蹤影,秦左漫福至心靈地想到,想要完成這個天衣無縫的殺人計劃,必須要保證氣體的持續傳輸,為了防止被人看到,那個下水道井蓋一定不能完全打開,但想要保護塞進下水道的軟管不被壓壞,則必須要為它尋找一個指點,而那枚婚戒,就是一個很好的支點。

  經過現場勘查,果然在污水井口發現了一個圓環形印記,秦左漫再次帶著譚佑來到了東源集團。馮東聽了秦左漫的推理,想要趁其不備扔掉戒指,銷毀證據,卻不防被譚佑跳起來一把撈在了手中。只要將戒指和下水道井口做痕跡和微生物比對,證據鏈條便完整無缺了,這下馮東無話可說,只得低頭認罪。

  這起密室殺人案這么快告破,秦左漫受到了沈斌隊長的表揚,全組上下歡欣鼓舞,木夏卻不認為這起案子就這么了結了,他從之前讓網絡監察中隊技術科警員于一彪調查的結果得知,馮東電腦里也有密室殺人一類的的網頁訪問記錄,不過他的密室手法,來源于一封電子郵件,只是這封郵件的發件地址被進行過動態加密,很難追溯來源。另外,于一彪還查到一條重要線索:十年前,東源集團曾參與了瑞馳銀行通風系統的建設,木夏聞言,不禁有些意外。

管家婆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