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分集劇情網 > 電視劇劇情 > 十年三月三十日電視劇

十年三月三十日第1集分集劇情介紹

  靳燃對袁萊念念不忘選擇回國 袁萊被要求改道日本遇到靳燃

  山木因挪用公款東窗事發,站在一座高橋上意欲自殺,他威脅著正慢慢靠近的警察。警察們不敢輕舉妄動,周圍圍滿了觀望的人群。靳燃代表公司前來與山本談判,他緩慢地走下了車,慢條斯理地走到了山本跟前,他知道山本不是真的想自殺,只想以此舉威脅公司放棄起訴。靳燃勸山本及時回頭,像個男人一樣承擔應負的責任。講完這些話,靳燃正欲轉身離開,山本急忙地叫住靳燃,他走頭無路,另無他法,只有自殺。靳燃再次向他點明要害,自殺是得不到公司任何賠償的,他要多替家人著想。山本聽了他的話,態度有所松動。旁邊的警察趁機上前將山木抱了下來。

  回到公司的靳燃,讓秘書將諒解書和一筆錢交給山木,雖然他決定私人拿款替山木救急,但是如果誰敢再危害公司,他決不姑息。

  袁萊和趙承志正在親密地拍著公司宣傳照,袁萊接到了紀總的電話,顧不上挑選照片,丟下趙承志連忙跑到公司救急。袁萊回到公司,干凈利落地處理好了突發事件,然后到樓上拿了衣服急忙送到在酒店等著的紀總。

  紀總穿好了衣服,突然想起裝有公司競標方案的U盤也被人拿走了。袁萊等不及他吩咐,趕緊狂奔出去。紀總將高端旅游線路交給了袁萊跟進,袁萊接連被紀總提拔,同事免不了各種猜測。袁萊在旁邊聽到了同事的議論,非常強勢的上前阻止了他們。袁萊幫紀總找回了衣服和U盤,衣服按照往常的慣例扔掉,U盤才是關鍵。

  靳燃今天的日程安排的非常滿,他一邊向會客室走去,一邊聽著秘書匯報日程安排,然后請秘書按照自己意見進行修改,并且拒絕了非途旅游文總的會面要求,這種級別的公司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

  當靳燃忙碌完畢,終于有閑暇坐下來時,他在網上看到了袁萊和趙承志的親密照片。靳燃雖然與袁萊在十年前就分手了,但是他始終忘不了他,時刻關注著她。他時常會想起兩人在一起的甜蜜時光,想起兩人因為誤會分手,就有一絲絲的心痛。他知道袁萊在非途旅游工作,他心中有了回國的沖動,有去非途工作的想法。他給秘書打電話,約非途的文總明天一早見面。

  靳燃心事重重地走到了媽媽打工的日料店,幫著媽媽一起做著店里的收尾工作,他將想回上海工作的想法告訴了媽媽,知子莫若母,媽媽一聽他要回國,就知道他想找回袁萊,十分開心地鼓勵他。

  袁萊的閨蜜西子馬上要結婚了,她想請袁萊和少南做她的伴。三個閨蜜開心地聊著天,少南感嘆沒想到一直宣布獨身的西子最早結婚,她想提起靳燃時,抬眼看了看袁萊。袁萊知道他們的想法,心里像被什么東西戳了一下,表面仍舊裝做若無其事。紀總這時打來了電話,要袁萊趕一份策劃書,袁萊只好告別兩位姐妹。

  徐辛頤為了業績,與客戶拼酒。她在洗手間簡單補了妝后,又神采奕奕地走了出來。客戶趙總看到她出來,又馬上勸酒。徐辛頤借機向趙總索要訂單,趙總承諾只要徐辛頤飲下這瓶酒,1000萬的訂單就是她的。徐辛頤毫不猶豫地拿起酒瓶,對著吹了起來。一眨眼的功夫,一瓶酒就喝完了。趙總感嘆徐辛頤真乃女中豪杰。徐辛頤打趣再喝一瓶酒,是否就有2000萬的訂單。趙總連忙阻止,怕她喝出什么事來,笑著說訂單都是她的。

  徐辛頤又拿到了本季的銷售冠軍,正開心地準備請同事們喝酒,卻十分掃興地接到了房東的電話。

  徐辛頤的房東違約,將徐辛頤趕了出來,她一時不知道該搬到哪里,只好請同事將行李搬到公司倉庫,然后再做打算。在路邊等同事時,卻被一個收垃圾的男人搶她臺燈,徐辛頤與他爭論起來,那人手抓臺燈絲毫不肯放松。袁萊正好經過,替徐辛頤解了圍。兩個人在這種情景下見面,頗有些尷尬,十分拘謹地聊著家常。袁萊得知徐辛頤沒了住處,熱情地邀請她暫時住到自己家中。徐辛頤拖著簡單的行李,來到了袁萊的家中。袁萊又為兩人準備了簡單的食物,依舊禮貌地聊著天。正說著話,徐辛頤接到了男朋友的電話,她即刻告訴了地址,隨男朋友離開了袁萊家。

  正在忙的不亦樂乎的袁萊接到了趙承志的電話,公司安排他二人去土耳其考察項目,他已經訂好了非常難訂的洞穴酒店,提醒她下午的飛機去土耳其。袁萊因為還有會,無暇分身收拾行李,趙承志立即為她代勞。

  袁父見到趙承志十分親熱,向他抱怨著袁萊如何的忙碌,如何的不著家。鄰居看到趙承志,誤以為是袁家女婿,袁母趕緊向鄰居解釋,兩人只是同學。

  靳燃沒想到他一下飛機便看到袁萊,他呆呆地看著,看著迷了。這時趙承志為袁萊拿來熱飲,兩個人親密地打鬧著。靳燃醋意滿滿地看著兩人,不敢上前打招呼。他失望地打電話給文總,得知日本游客鬧事,決定立即回去處理,但是他要向文總借一個人。

  文總電話通知袁萊改道日本,去處理游客事件。袁萊只得讓趙承志去土耳其和同事匯合,自己改簽飛去日本。

  袁萊在日本酒店大堂聽著游客的報怨,她決定為游客在周邊酒店查找房源,解決他們的住宿問題。這時,酒店沙發后有人提醒袁萊,在本酒店有他公司的另一個旅行團,那個團主要是夜間活動,房間正好可以給這批游客使用。導游聽到此信息,立即想了起來,馬上處理,游客的抱怨圓滿解決。

  袁萊來到沙發跟前,感謝他的出手相助,她只覺得這人的聲音熟悉,卻沒想到是自己深愛過的靳燃。待靳燃轉身時,她完全呆住了。她心不在焉地感謝他的幫助,要為他結咖啡錢以示感謝。靳燃霸氣地拒絕了她的要求,然后轉身離開了。袁萊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往事又歷歷在目。袁萊回過神來,她很認真地向紀總匯報了日本的情況,決定明天回國,但紀總安排她繼續留在日本。

  第二天早上,袁萊在酒店大堂等著要去體驗新線路的VIP客戶,沒想到她要陪同的客戶就是靳燃。靳燃十分珍惜能與袁萊重新站在一起的時光,但做出來的事情卻違背意愿。在袁萊看來,就是靳燃的故意刁難,她怒氣沖沖地應付著靳燃的各種無理要求。雖然兩人重新見面,猶如針尖對麥芒,但現在各自分開,回到獨處的角落時,又莫名的悲傷起來。那是他們的初戀啊,傷口好不容易愈合,卻又被殘忍地撕開了。

十年三月三十日第2集分集劇情介紹

  趙承志代替丁昂與沈雙雙相親 靳燃的反復無常讓袁萊十分不滿

  富二代丁昂和女朋友 從商場走了現來,迎面一個小男孩子撞到了丁昂,他手中的咖啡一股腦地潑向了女朋友新買的手袋。女朋友趾高氣昂地指責著小男孩,男孩子被嚇的手足無措,孩子媽媽趕緊過來道歉。丁昂安慰了小男孩,讓他們走了。女朋友見狀滿臉怨氣,聽到丁昂要給她買新包時,立即喜笑顏開。坐在跑車上的女朋友喋喋不休地向丁昂索要最新款的包包,丁昂拿出銀行卡堵住了她的嘴,同時也拒絕了她獻上的香吻。女朋友轉移話題,又向丁昂索要房子,丁昂見她貪得無厭,無情地拒絕了,停下車以八字不合為由要求分手。女朋友自是不依,也不愿下車離開。丁昂只得扔下車離開。他走到自家的售樓處,女朋友也寸步不離地跟了進來。

  丁昂在售樓處看到了許久未見的徐辛頤,兩個人愣愣地互相望著,仿佛周圍的一切都靜止了。女朋友的胡攪蠻纏打破了沉默,丁昂氣憤地扔掉車鑰匙,趕走了女朋友,走上前去與徐辛頤打起招呼。徐辛頤恢復了理智,向丁昂介紹男朋友高子富。丁昂對高子富的奉承視而不見,小心翼翼地詢問徐辛頤的近況。徐辛頤告訴他自己準備買房結婚,邀請他參加自己的婚禮。丁昂看著他兩人離去的背影,想起了與徐辛頤在一起的畫面,備感失落。

  晚上趙承志和丁昂在酒吧消遣,丁昂的母親逼他相親,他請趙承志代替他相親,然后告訴他在售樓處遇徐辛頤的事。趙承志與丁昂以哥們的方式談妥了合作,丁昂知道趙承志酷愛攝影,讓他警惕攝影會讓一個男人身敗名裂。

  晚上九點多鐘,袁萊接到靳燃要求到他房間的電話。袁萊穿戴整齊來到靳燃的房間,靳燃指著墻壁的一副畫,告訴她取消原計劃,要去畫上的地方。但是這幅畫具體是哪個地點,讓袁萊自己去找。

  袁萊帶著靳燃來到了一個叫做銀山溫泉的地方,酒店里的畫是宮崎駿先生千與千尋中的場景,是宮崎駿先生以此地為藍本創作,雖然與圖中的場景有區別,但來到這里感受作者的創作源泉也是非常不錯的。靳燃對這里十分滿意,他與袁萊徜徉在大雪中。袁萊急切地想要去下一個地點,靳燃拿出了一張名信片,告訴她要去這個地方。袁萊對他的善變十分不滿,提醒他不要忘記今天預約了美術館的參觀。靳燃反問她如果按原計劃進行,那么高端定制游,與其他公司有什么區別。袁萊被他懟的啞口無言,無奈地為他安排傘福的行程。

  沈雙雙接到了正志律師事務所的面試電話,正巧她就是丁昂的相親對象。趙承志以丁昂的身份與沈雙雙見面,裝腔作勢的各種做作。沈雙雙誤以為他是不滿意家里的相親安排,就與他達成共識,今天的相親情況對家里保密。趙承志正欲離開時,沈雙雙拽住他,要求加他微信。西子看到趙承志,將結婚請帖送給他,然后丁昂的請帖也讓他轉交。沈雙雙被趙承志、丁昂弄的發懵,在西子走后她才頓悟,以為趙承志與丁昂是同性戀,她祝福他們,希望他們不要在意別人的眼光,堅持自己。

  靳燃和袁萊來到傘福,靳燃接受傘福祝福的同時,也動手做了起來。他將一朵粉色的櫻花和一個黑色的獅子先后送給袁萊,都被她無情地拒絕了。袁萊催促他要趕赴下一個行程,但靳燃根本就沒有離開的意思。

  趙承志向丁昂吐槽著今天的相親經過,他要求丁昂再增加一個鏡頭,他可以犧牲自己與沈雙雙繼續約會。

  這邊廂,沈雙雙對長相帥氣的趙承志十分有好感,但是覺得趙承志扭捏作態一定是有問題,今天的相親十分有趣,抵得上其他十次相親。

  靳燃和袁萊站在大雪中等待著火車,袁萊再次向他確認是否不用專車。靳燃告訴她在大雪中等車也是一種享受。這個站臺的火車很特別,你永遠不知道將要到來的火車是什么顏色 ,每種顏色代表不同的意義。他們等來了一輛代表愛情的粉紅色櫻花列車,車上有一對情侶甜蜜地拉著彼此的手。袁萊和靳燃選擇分開來坐,但眼光不自覺地向對方瞥去。

  袁萊和靳燃來到一間酒店,酒店只有最后一個房間,靳燃毫不猶豫地拿了鑰匙離開,留下袁萊一個人在大堂。兩人又在湯浴處不期而遇,袁萊看到他,轉身欲離開,但靳燃一把拽住她腰間的浴巾帶,為她親密地重新系她。有幾個醉漢經過,撞到了靳燃,他的手機也被撞到地上。袁萊撿起手機,發現屏保是她的照片,靳燃慌忙地奪走手機,像是秘密被偷窺到了一般。

  袁萊為靳燃受傷的手臂涂著藥膏。袁萊想起手機的照片,便問了起來。靳燃解釋是想拍地上的雪景,然后打岔讓袁萊考慮目前大雪,明天是否能正常出去。

  兩個人各自睡下,一夜無話。袁萊拿著那枚紐扣想著心事,想著與靳燃經歷的點點滴滴,她將紐扣輕輕地放在兩人鋪位中間,然后轉身睡去。靳燃看看地上的紐扣,看看袁萊,一夜無法入眠。

  游客這邊又出現問題,有五位游客的機票查不到票號,無法上飛機。廣播通知飛機要停止登機了,游客們情緒激動起來,袁萊試圖安撫,但無法提供解決方案。在靳燃的建議下,她讓導游帶領其他游客先上飛機,她帶其余游客在其他機場轉機回國。

  一行人平安地回到國內,袁萊行李箱被一旅客撞倒,趙承志上前幫她扶起,靳燃無比失望地看著他們。趙承志貼心地為袁萊準備了食物,并將她送回了家,袁母已準備好了豐盛的晚餐等著他們。靳燃一直遠遠地跟著袁萊,他看著站在袁家門口兩個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十年三月三十日相關劇情介紹
管家婆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