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分集劇情網 > 熱播劇 > 在遠方電視劇

在遠方第1集分集劇情介紹

  姚遠結識路曉鷗和霍梅 霍梅遇危險蒙姚遠幫助

  一九九年,大都市上海。研究生路曉鷗和閨蜜霍梅給導師過完生日晚歸,兩人緊張地走在無人的街道,一輛面包車尾隨著她們。路曉鷗和霍梅以為遇到壞人,兩人嚇得魂飛魄散。結果面包車司機姚遠主動向她們展示自己的駕駛證,儼然一副要做好人好事的架式。姚遠自稱是一個退伍軍人,他一路神侃,逗得兩個姑前仰后合,就這樣她們與姚遠相識。

  姚遠開車經過大橋時正好遇到郵政稽查隊攔車稽查,其中一個負責的陳隊長認出車里的路曉鷗。原來路曉鷗的父親路中祥正是郵政稽查大隊老總,陳隊長草草檢查了姚遠后備箱后當即給姚遠放行。

  姚遠回到家,一幫跑快運的兄弟正等著他。姚遠把藏在車座下面的一沓報關單拿給大家,眾兄弟興奮地連聲歡呼。其中一個叫大根的兄弟問姚遠他今天帶的兩個女孩到底什么來歷。姚遠嚴肅地說,兩個女孩其中一個郵政稽查隊的家屬,另一個也看著不簡單。

  路中祥給職工們開會,他強調說他們查處的是非法經營私人信函的快遞公司。他們的原則是只要有路無論是騎車還是走路,他們都能負責人地送到,但快遞公司卻做不到這一點。他們稽查的就是這些快遞公司。

  晚上快遞公司的兄弟們一起吃串,大家議論公司其他隊因為被稽查隊抓到罰款的事,公司卻要求這些罰款由各個隊平攤。眾兄弟無不憤慨,他們幻想說,如果他們能知道稽查隊的行動時間和路段,他們就能完美躲過稽查。說到這里大家把目光聚焦到姚遠身上,他們希望由姚遠拿下稽查隊家屬的那個女孩。

  霍梅借住在路曉鷗家里,兩人晚上有說有笑地打鬧時,霍梅突然接到姚遠發的約見面信息。姚遠因為和霍梅同為安徽人,他以老鄉自居套近乎,霍梅和路曉鷗同是學心理學的,兩人也好奇姚遠到底有什么目的。霍梅答應了和姚遠見面。

  霍梅在咖啡館見到姚遠,姚遠在學心理學的霍梅面前有些緊張。姚遠有意無意地向霍梅打聽路曉鷗的情況,霍梅提醒他說,路曉鷗的父親是郵政稽查的領導,她個人也相當出色,同系的好多博士生都追不上她。姚遠聞言有些心虛地揉鼻子掩飾,霍梅笑著告訴他說,路曉鷗說得果然沒錯,姚遠只要撒謊就會下意識揉鼻子。姚遠聽到這里差點被咖啡嗆到。

  姚遠告訴快遞公司的二叔,路曉鷗是郵政稽查隊的路閻王的女兒。二叔大喜。姚遠沮喪地說,路曉鷗不是一般人,自己根本接不住。二叔極力說服姚遠不要放棄。

  姚遠快遞公司的一批電視機被郵政稽查隊的暫扣,他機智地藏起報關單。姚遠正焦頭爛額時突然接到霍梅的求救信息。姚遠匆匆趕到見到霍梅時,她正被一個油膩男網友糾纏。姚遠當即英雄救美救下霍梅。

  這時路曉鷗也趕了過來,路曉鷗和霍梅親眼目睹姚遠打走網友。霍梅雙眼清澈洞悉一切般地看著姚遠,姚遠自詡為特戰大隊退伍,剛剛的事只是小事一樁。可姚遠對上路曉鷗的目光時再次下意識地揉了鼻子。姚遠掩飾說,自己有批貨被暫扣到郵政大隊了,他要去處理。路曉鷗謊稱自己正好有事過去,她會幫忙問問。

  姚遠正擔憂地在郵政局門口張望時,大根突然開著車拉著貨從郵政局里出來。晚上眾兄弟興奮地描述死里逃生的經過,大根也說自己不清楚路閻王為什么會放了自己。姚遠若有所思地對二叔說,要不自己還是試試。

在遠方第2集劇情

  二叔聽姚遠答應試試不禁大喜,他完全相信姚遠。姚遠欲言又止地向二叔申請一款手機,二叔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姚遠剛拿到手機就接到霍梅約見面的電話,姚遠大喜過望,原以為自己無處尋覓路霍二人,沒想到她們主動約自己。

  三人約了一起吃飯,姚遠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與路霍二人談笑風生,他內心卻非常心虛表面大汗淋漓。路曉鷗仔細觀察著姚遠的舉止,她幾乎可以給姚遠確診,她認定姚遠的個性正如自己猜測的那樣。吃罷飯路曉鷗和霍梅笑嘻嘻地匆匆與姚遠告辭,姚遠如蒙大赦,他覺得路曉鷗這人洞悉一切太可怕了。

  晚上路曉鷗和霍梅接到姚遠電話,姚遠告訴她們,他幫二人找到實習的單位。他說福利院是他們公司贊助的,本來是要兩個志愿者,但他幫二人爭取到了實習工資。路曉鷗研究心理學正需要許多研究個體,聞言路曉鷗不禁欣喜萬分。

  姚遠的兄弟高暢正交待孤兒院的孩子們一會兒怎么歡迎路曉鷗和霍梅,結果孩子們看到姚遠一行時興奮地根本不記得高暢的交待。孩子們圍著姚遠又蹦又跳,路曉鷗和霍梅被孩子們的情緒感染。這時高暢留意到霍梅,他頓時被驚艷到失神。

  路曉鷗給孤兒院的孩子們講故事,陳院長在一旁聽得眉頭緊皺,因為她震驚地聽到路曉鷗給孩子們講有關爸爸媽媽的故事。陳院長不滿地對姚遠報怨請來的都是些什么人,她說有關爸爸媽媽這個話題是他們一直避諱不敢跟孩子們提及的。姚遠安慰陳院長放寬心,他說路曉鷗和霍梅是心理學的研究生,她們的方法不會有問題。

  接下來路曉鷗廢寢忘食地陸續找小朋友們聊天,了解他們的思想。這些孩子結束跟路曉鷗的交談后好多都是哭著離開。陳院長心疼地責怪說,路曉鷗半天的時間都弄哭了七個孩子。姚遠忙息事寧人地去找路曉鷗問情況。

  路曉鷗告訴姚遠,自己了解到的幾個孩子里果然有幾個有心理問題,他們都需要心理干預。姚遠雖然認同了路曉鷗的做法,但陳院長根本不理解。陳院長為此跟路曉鷗爭吵起來。

  路曉鷗質疑陳院長連基本的心理常識都沒有,只會采取逃避的方式。路曉鷗說陳院長的做法只會害了孩子們。陳院長聞言難以置信,她火冒三丈。姚遠夾在二人中間左右為難。

  霍梅也想勸阻路曉鷗繼續往下說,可路曉鷗態度強硬地繼續質疑陳院長的做法。姚遠情急之下不顧一切地突然扛起路曉鷗往外走,所有人都難以置信地瞠目結舌。姚遠送路曉鷗和霍梅回去,路曉鷗在車上與姚遠劇烈爭吵,最后路曉鷗倔強地下車步行回城。

  二叔打電話給姚遠,他千叮萬囑地勸姚遠不要跟路曉鷗鬧崩,他們兄弟還指望著路曉鷗提供稽查大隊的信息。姚遠只好以大局為重,他低聲下氣地向路曉鷗認錯,終于哄得她重新上車往回走。路上姚遠聽到路曉鷗給路中祥打電話,他聽出稽查隊晚上的稽查范圍。姚遠的兄弟們再次憑這個消息逃過稽查。

  陳院長半夜給姚遠打電話,她急切地說自己必須向路曉鷗道歉。陳院長說,昨天晚上孤兒院的孩子們跟自己說,路曉鷗老師問的問題都是他們從沒想過的,經過路曉鷗白天的談心那些常做噩夢的孩子們都沒再被噩夢驚醒。陳院長說她現在才知道路曉鷗說得都是正確的,她希望姚遠能把路曉鷗請回來。姚遠叫苦不迭。

  次日姚遠主動打電話向路曉鷗道歉,他邀請路曉鷗能再去孤兒院。姚遠真誠地代陳院長向她認錯,路曉鷗不想放棄好不容易找到的實習機會,她決定再去孤兒院。

  姚遠接路曉鷗和霍梅去孤兒院,兩人在路上聊天時談到路中祥。霍梅怕自己在路家跟路中祥獨處時尷尬,路曉鷗安慰她讓她大可放心,她說路中祥去北京出差了。姚遠捕捉到這個情報心中暗喜。果然姚遠的兄弟們根據他提供的情報大膽運輸全都暢通無阻,他們紛紛夸贊姚遠有本事。

  姚遠在孤兒院悄悄溜進路曉鷗跟孤兒單獨談話的房間,他滿臉堆笑地告訴路曉鷗自己想在一旁聽聽她給孤兒們上課的內容。

管家婆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