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分集劇情網 > 熱播劇 > 奔騰年代電視劇

奔騰年代第1集分集劇情介紹

  金燦爛與常漢卿針鋒相對 冬妮婭交出資料柜鑰匙

  1960年,年輕技術員常漢卿剛留學回國,在火車上遇到剛從鐵道兵部隊轉業回來的女戰斗英雄金燦爛。兩人因為座位問題發生爭執最后拉扯起來,就在這時金燦爛聽到列車車廂外大喊抓特務,金燦爛毫不猶豫地沖出臥鋪間。

  金燦爛最終憑出色的身手和過人的膽識幫助乘警們抓捕了特務。金燦爛突然想到特務裝著炸彈和發報機的箱子,她聯想到常漢卿隨身帶著的視若珍寶的箱子。金燦爛斷定常漢卿一定是特務的同伙,她叫上乘警一起去抓捕常漢卿。

  金燦爛制服常漢卿后乘警查看了他的箱子,發現里面裝的是電力車的絕密資料和部件。常漢卿又出示了各種證明身份的證件,他不滿地斥責金燦爛并將她貶得一文不值。金燦爛理虧只得忍氣吞聲。

  江南機車廠的主任馮仕高奉命來車站接金燦爛,他想起在英模報告會上親手給金燦爛獻過花,那時的他對英雄金燦爛充滿無限的崇敬和仰慕。不多時他便看到金燦爛和常漢卿分別走出車站,馮仕高忙迎上前。

  馮仕高向金燦爛介紹了常漢卿的身份,他是江南機電廠的工程師博士,他箱子里帶回來的也是從國外進口的昂貴儀器。金燦爛聞言在些心虛,但仍然對常漢卿沒有好臉色。常漢卿見馮仕高來接金燦爛有些不解,馮仕高拿出調令告訴常漢卿金燦爛是剛調到他們廠的女戰斗英雄。

  金燦爛和常漢卿不得不同時坐同一輛車回廠。兩人在車上針鋒相對不停爭吵,常漢卿毫不謙讓,而且時刻擺出一副資本家少爺的臭講究,金燦爛終于忍無可忍地下車步行,她寧愿淋雨也不愿跟常漢卿同車。

  馮仕高陪著金燦爛淋雨步行,直到走了四十多公里才走到廠里。廠里保衛科的王胖子迎接了金燦爛,金燦爛顧不上休息堅持要去看看電力機車,她太想看看不燒煤的火車到底是什么樣。

  金燦爛看到電力機車嘆為觀止,她問王胖子既然是大會戰為什么沒有宣傳氣氛。王胖子為難地說,以前有但常漢卿不喜歡所以取消了。金燦爛當即掏出快板跳上高處給工人們表演快板書。金燦爛的表演引得工人們陣陣喝彩,常漢卿卻站出來厲聲制止了金燦爛。

  蘇聯專家瓦西里跟冬妮婭劇烈爭吵,瓦西里不允許冬妮婭幫機電廠,他悄聲說這是最新的指示,現在形勢發生了變化。瓦西里拿出一沓照片指責冬妮婭違反了蘇聯專家不能跟中國人談戀愛的規定,而且還是常漢卿這種資本家的后代。冬妮婭辯解說是自己單方面愛上常漢卿,這跟他無關。

  瓦西里要求冬妮婭交出核心資料柜的鑰匙,他從冬妮婭手中接過拿走資料柜里的核心資料。冬妮婭擔憂地問瓦西里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瓦西里一副無可奉告的表情。這時常漢卿過來找冬妮婭想討論一些技術問題,結果被瓦西里擋駕。

  常漢卿悄悄翻墻潛到冬妮婭臥室外,他給冬妮婭帶了些菜和餅干。常漢卿想請教一些技術上的難題,冬妮婭卻回避著說要跟常漢卿喝酒。常漢卿沒酒量想推辭,冬妮婭卻說如果他喝完酒自己就告訴他難題的答案。常漢卿毫不猶豫地拿起酒瓶灌起酒來。常漢卿和冬妮婭此時全然沒有注意到房間爐子上的水壺里的水開了溢出來撲滅了爐火。

奔騰年代第2集劇情

  常漢卿喝完酒踉蹌著準備往外走,哪知熄滅爐火里冒出來的煤氣讓常漢卿頓感頭暈目眩。常漢卿歪倒在冬妮婭懷里,冬妮婭也立足不穩兩人雙雙摔倒在床上。

  此時金燦爛聽了馮仕高對常漢卿的介紹才知道常漢卿原來這么有才,放棄國外優厚的條件回國參加電力機車研制。金燦爛當即決定向常漢卿當面道歉,對自己之前對他惡劣的態度。誰知她來到常漢卿家里發現自己的水壺扔在常漢卿家的垃圾桶里,金燦爛勃然大怒。

  就在這時負責蘇聯專家小樓安全的保衛員發現常漢卿和冬妮婭出事。保衛大呼小叫地向金燦爛匯報,金燦爛奪過保衛的槍端著槍和馮仕高等人沖進冬妮婭房間,只見冬妮婭和常漢卿雙雙倒在床上昏迷不醒。金燦爛怒罵常漢聊是流氓欲拿槍挑了他,馮仕高趕緊制止。

  金燦爛等人手忙腳亂地將常漢卿和冬妮婭挪到屋外。此時瓦西里也接到通報,他匆匆趕回住處。在發現冬妮婭還有呼吸時,他丟下冬妮婭乘亂回了房間拿走常漢卿留在房間的三張圖紙。

  金燦爛發現常漢卿是煤氣中毒,情急之下她為常漢卿做了人工呼吸。常漢卿終于醒來,他語氣虛弱地責怪金燦爛直接人工呼吸根本不衛生。這時救護車趕到,金燦爛用手銬將常漢卿銬了起來。她悄聲對常漢卿說,她這么做是為了給蘇聯專家一個交待。

  常漢卿被救護車拉走時,白曼寧匆匆趕到。看到常漢卿還戴著手銬甚是不解。馮仕高不滿地解釋說,這就是個案子。白曼寧擔心不已。眾人散去后,馮仕高一副老謀深算的樣子對金燦爛說,他們可以把此案辦成一個鐵案,坐實常漢卿的罪過,誰讓他妄圖篡改蘇聯專家的方案。金燦爛也可以通過這個事一案成名。金燦料聞言若有所思。

  白曼寧主動找常漢坤,常漢坤還找出幾件冬妮婭送給常漢卿的禮物證明是她對常漢卿在意。白曼寧暗戀常漢卿已久,她說自己可以對外宣稱她已經跟常漢卿訂婚幫他脫困。常漢坤很意外,她覺得白曼寧拿清白聲譽幫常漢卿讓人費解,她希望白曼寧直接提條件。白曼寧不愿說出小心思。

  常漢坤提著煲好的湯到醫院看望常漢卿,金燦爛擋駕稱案子沒查清不能探試。常漢坤拿出冬妮婭送給常漢卿的禮物證明是她對常漢卿有意。金燦爛仍然不放常漢坤進病房,常漢坤只得把湯交給金燦爛代交。

  金燦爛到病房把湯交給常漢卿后開始調查常漢卿,常漢卿辯解說自己跟冬妮婭是正常交往,他只是去跟冬妮婭討論圖紙。金燦爛表示懷疑,常漢卿對金燦爛一番諷刺不愿跟她多說。金燦爛氣急敗壞。

  金燦爛出了病房問王胖子堪察冬妮婭房間里有沒有發現圖紙。王胖子一臉疑惑地說并沒有看到圖紙。金燦爛隨后去了冬妮婭房間,她疑惑沒有看到圖紙。馮仕高得到王胖子通風報信匆匆趕到冬妮婭房間,他唯恐得罪蘇聯專家,堅持認定常漢卿沒有受屈。

  金燦爛堅持要檢查瓦西里的資料柜,瓦西里不情不愿,最后甚至與金燦爛發生沖突。馮仕高息事寧人地把金燦爛拉到房間外,他說瓦西里一直對常漢卿要修改方案而心懷不滿,這次千萬不能得罪蘇聯專家。

  常漢卿被關在病房不能脫身,他暴躁不安時在常漢坤送來的保溫盒子里發現她寫給自己的紙條。常漢坤讓他承認與白曼寧訂婚的事。常漢卿簡直無語。

  白曼寧找金燦爛稱自己是常漢卿未婚妻,她拿出戒指和訂婚契約給金燦爛看。金燦爛將信將疑。

管家婆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